弄堂里的小日子

文/四月天

去年住进了弄堂里,开始体验了“老上海”的生活。

弄堂里晾晒衣物总是那么随性,这根电线杆上一件汗衫,那根短竿上两件长裤,总是要物尽其用的样子。遇到好天气晒辈子,一楼的邻里就把晾衣架从屋里搬出来,不论是用竹竿自己绑起来的,还是买来的坚实不锈钢做的,一床床被子搭上去,然后使劲地在阳光下拍,整床被子都熠熠生辉起来。楼上的邻里就更好了,露天的楼顶就牵拉着横七竖八的坚实的绳子,直接抱出被子一搭,也使劲地拍,拍的心满意足。

我们刚好住二楼,平时要是有需要只能跑到三楼楼顶上来。夏天,上楼的晒被子概率倒挺少的。一入冬,就迫切地希望让身边的什物都见见光了。但是通往三楼的楼道上加了一个小门,也不能随意上下。我们都是不想麻烦他人,不到迫不得已是必不会去敲门的。即便看到窗外阳光灿烂,要是没能“偶遇”楼上的户主,那我们只能默默忍住了。

楼上的户主是一位六十岁左右的阿姨,头发已经花白,矮小瘦弱的身材但很健朗。矮个子阿姨还有一个朋友,也是花白头发,齐耳,卷曲,看着挺摩登,个子是高而瘦削的。每次遇见,她们总会笑着与我们打声招呼。她们的存在,打破了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中,我们之间某种坚硬的东西。

冬日的早上常常赖床,即便醒了还是舍不得被窝里的温暖,“被窝是青春的坟墓”此话就算在心里回荡着一千遍,也还是宁可被埋在这坟墓里,毕竟这是温暖的。

十点多,拉开窗帘,不远处的小洋房楼顶,红色屋顶在湛蓝的天空里格外肃穆,阳光在竖直的水杉枝桠间跳动。好天气。我慢吞吞地烧开水,冲豆奶。然后捧着温热的杯子走在木质的地板上,咚咚地响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楼上也传来咚咚的声音。是楼上的小姐姐?可能是阿姨在掏腾着什么吧!或许今天可以问问阿姨可不可以晒被子……我正想着,在楼梯上玩的棉袄和小米都冲进来了,尾巴夹着。看来有人回来或要出去了。

“小秦?今天要晒被子吗?”
我从半掩的门缝探出头去,是矮个子的阿姨。
“今天太阳挺好的呢!”她笑着说,脸上的皱纹舒展着。
“好呀!谢谢阿姨!”听着我的回答,她满意地转身上楼。
我赶紧去把刚理好的被子抱起来,迈着小步子,咚咚地跟着她上楼,二楼通向三楼的楼梯间的小门口大敞开着。

“这几天总想叫你来着,见你们屋门一直关着,以为不在家呢。早上也怕你们还在睡觉,怕吵到你们。刚刚听到你走路的声音,我就赶紧来叫你了……”我听着她自言自语般絮叨,心里很是感动。

三楼楼顶的天台上,阳光很好,暖暖地斜照着。阿姨一边说一边给我腾出晒被子的地方,早上她已经在那里零零散散地晾挂了衣服,这回都她又一件件集中在一根晒衣绳上了。

“赶紧晒,下个星期好像天气又开始不好了……”她在另一头给我扯被子,我看不清她的脸,但是却让我想起远在家乡的奶奶。

此后常常在大好的日子里,听到楼上两位阿姨的召唤,甚至是敲响我们的房门,没多大的事儿,就只是真诚地问问:今天晒被子伐?太阳可好了……而在这一段时光里,我们枕盖着被子,贪婪地寻觅遗留下的阳光的温度,也珍惜着她们给我们的温暖。

写于 2018年2月27日随笔 531

如非特别注明,文章皆为原创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liayal.com/article/5a957542ca0de01ec9713c41

你不想说点啥么?
😀😃😄😁😆😅😂🤣☺️😊😇🙂🙃😉😌😍😘😗😙😚😋😜😝😛🤑🤗🤓😎🤡🤠😏😒😞😔😟😕🙁☹️😣😖😫😩😤😠😡😶😐😑😯😦😧😮😲😵😳😱😨😰😢😥🤤😭😓😪😴🙄🤔🤥😬🤐🤢🤧😷🤒🤕😈👿👹👺💩👻💀☠️👽👾🤖🎃😺😸😹😻😼😽🙀😿😾👐👐🏻👐🏼👐🏽👐🏾👐🏿🙌🙌🏻🙌🏼🙌🏽🙌🏾🙌🏿👏👏🏻👏🏼👏🏽👏🏾👏🏿🙏🙏🏻🙏🏼🙏🏽🙏🏾🙏🏿🤝👍👍🏻👍🏼👍🏽👍🏾👍🏿👎👎🏻👎🏼👎🏽👎🏾👎🏿👊👊🏻👊🏼👊🏽👊🏾👊🏿✊🏻✊🏼✊🏽✊🏾✊🏿

评论

孟饭饭07-24 16:36

大大所

孟饭饭07-24 16:35

安达市多

孟饭饭07-24 16:34
@孟饭饭: 有个好阿姨!😉

完美

孟饭饭07-24 16:33

有个好阿姨!😉

路人甲02-27 23:34

👍👍👍